馒头圆九❤️

想成为一个知足但又不停止努力的人!

不管,曦澄是真的🌝🌝

【曦澄】助攻请交给我叭(十)

*完结篇(自己鼓掌👏)人气逐渐低迷😅😅


*假装自己穿越去书助攻。啧啧啧,私心爽了一个暑假。


*大家开学了么?我还没有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*开了新坑,脑洞略大,写好大纲啦!慢慢雕琢叭。(小声比比)









算着时间我大概是到了快要开学的日子,收拾了房间打算前往寒室归还弟子剑。



思追正喂着空地上的几只兔子,远远望见我未着校服还有犯禁疾行的苗头,出声叫住我:“栗姑娘行色匆忙,可是有急事?”我行了礼回答:“我是去向宗主辞别的,某些私事,须回中原解决。”

“何时归来?”

“大概,可能,也许,应该,不回来了。”

我连说几个含糊词掩饰自己的磕磕巴巴,接着又急忙补充一句:“有机会我会回来找你们玩的。”

但谁都心知肚明,这句客套话的意思是不会再有机会了。双方皆是沉默。。。


“啊,对了”我看气氛尴尬,随便转移了个话题“景仪去哪里了?我还没跟他说我要走了。”

思追本低着头看不清表情,听到这话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疑惑又带着一点难以置信,

出声问:“你不知道?”

我有点懵,思追放下怀里的一只白兔,走近了一点道:“自上次景仪生辰过后,他闭关到了现在还没出关。”我有点敬意又有点想笑,带着调侃意味问:“景仪突然开窍了么?好好学习做姑苏的顶梁柱?”

思追汗颜:“是因为景仪坦白心意被聂宗主拒绝了啊。”

我一副吃了惊天大瓜的样子呆呆的说不出话,而几日前的情况,不论听到的真伪,全程都是蓝思追告诉我的。






景仪生辰宴上,大概是我做的醉虾度数有点飘,再加上金凌嫌我挑的虾不新鲜,把自己的一整盘都给了邻桌的景仪,导致蓝景仪一顿饭下来明明滴酒未沾,却有了脸红微醺的症状。


(事后主厨师兄告诉我,因为蓝家酒量极其差劲,所以他们从不做醉虾。。这就是你们给男孩们吃苦菜汤的原因?!)


景仪宴席中去湖心亭醒酒,恰巧碰到同样来吹风而离席的聂怀桑。

聂怀桑带着笑在景仪面前坐下:“刚刚席间不见寿星踪影,没想到让聂某在这里遇到。”

蓝景仪脸红语塞,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小孩,面对自己心悦之人难免吞吞吐吐,干脆不出声回复,两人静静的看着湖水映月光,泛起波波粼粼的水纹。

中途还接到对面人递来的茶,去看那人的脸,波光映上笑颜的脸庞,深不见底的眼眸中看不清楚情绪,唯有一把折扇微微晃动,好像脸上的粼光都随风波动。





蓝景仪看的出神,鬼使神差的问了句:“聂宗主,你是断袖么?”

对面的聂怀桑像是忍了忍笑意,耐心答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问?聂某的表现透露出是断袖之人?”

蓝景仪没有追问,倒又换了个问题:“那你是恋童癖么?”


这下聂怀桑彻底无奈的笑出了声,问了这么两个奇葩问题,换作是谁都会怀疑是不是自己表现不正常吧。聂怀桑还是不懂蓝景仪什么用意,收了折扇问:“景仪眼中的聂某,,好像有这些癖好?”

景仪见他答非所问,语气中带点急切: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聂怀桑眯眼想了一会儿道:“并不,但聂某并不反对,对两者也都没有偏见。”




蓝景仪听到这些话,心里像是突然放松了什么,突然从长椅上跳了下来,险些打翻那桌上宗主喜欢的云纹茶杯。聂怀桑伸手去扶那瓷器,还出声提醒:“曦臣哥哥最喜云纹瓷器,可得小心些。”蓝景仪没心思管那瓷器是否还健在,在聂怀桑面前站的笔直,支支吾吾又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正色道:“聂宗主,有句话你可能听起来很幼稚也很像开玩笑。但不管你怎么想,我都觉得告诉你比较好,在下蓝景仪,心悦聂宗主已久。”


聂怀桑端茶的手微微呆滞了一下,又听见那站着的人结结巴巴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,,我不敢想有幸成为道侣关系,但是我的心意不比任何心悦你的仙子差。”聂怀桑沉默,只是扭头去看那湖水,片刻他同样站起来开口道:“景仪,你可从你家宗主或主母那里听到过关于我的事?”

景仪微微发愣:“嗯,零零星星听到过一点。”

聂怀桑继续开口:“自展露锋芒后,众仙家几乎分为两派,一派是重新与聂家建交,认为我是可托付之人;而另一派则认为我心机过于可怕,从此远离聂家再无交集。可我看到以前与大哥交好却在我接手后与聂家分道扬镳的仙门,我都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没用。我怕大哥托付错了人,也怕不净世在我手里一蹶不振。”



蓝景仪疑惑:“聂宗主明明那么厉害,清河也治理的深得百姓称赞,就算这样也会有顾虑么?”

聂怀桑道:“每个人讲出来的事都带有主观意识,所以我想你得弄明白,我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好,你说的感情,也许是崇拜,也许是赞赏,但并不是喜欢。”

蓝景仪急忙打断他:“我已年近弱冠,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思,我发誓,我蓝景仪绝对是心悦聂宗主的。”




聂怀桑走过去揉景仪的头:“景仪,我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,我逃不过世家联姻的,无论是稳定清河民心或是对外拉拢外部仙门的人心,都需要有人牺牲。”

说着又兀自的打开了折扇继续说:“大哥已经和金光瑶结为道侣,我虽不喜金光瑶,但他却是我名正言顺的嫂子,所以,我便必须去迎娶霖川杨氏的小姐,方便清河西部的关系。抱歉,景仪,你单纯又纯净的心意,聂某无福受用。”







我听完思追的描述,呆了整整十秒还没出声。思追叹口气:“你也觉得很可惜对不对。”我摇摇头清醒意识道:“不不不,你先告诉我,你当时为什么在现场观看啊?”

大概是我问的点过于犀利,思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搪塞,半天没想起好的理由。

我试探的问:“和金凌偷偷溜去那边约会?”我把疑问句说成了肯定句的语气,思追瞬间不知道怎么反驳,也就默认了,拱手做了个论才智,在下愿赌服输的状态。好吧这句是我脑补的。



我追问:“然后呢,景仪伤心过度,就把自己关起来了?”

思追差点被我这江澄同款直男心思搞崩溃,回复我:“不是啦,是景仪发奋要攻读文书,潜心修为。大概是想成为像聂宗主那样的人吧。”


我了然,拜别了思追,去了寒室。







江澄听说我要走,差点没高兴的当着我的面去亲蓝曦臣。

主母主母,你收一收,别借口亲你夫君。

江澄轻咳两声,依旧嘴毒:“要走就快走,可别在这总来偷听寒室动静了。”

好叭,你就仗着我是你粉丝你就欺负我。(心里默默比比)

此刻面前的两位宗主正互着主母服在寒室玩着编辫子,所以我获得了穿紫衣的大蓝蓝,和穿白蓝云纹的舅舅。(醒醒,你除了磕到曦澄糖,什么都没获得)我说你们做宗主的这么闲么?




蓝曦臣一脸暖阳道:“栗姑娘稍等,我给晚吟编好发髻便收回弟子剑。”说话间,江澄大概是被扯到了头发,吃疼的“嘶”了一声:“蓝曦臣,你怎么笨手笨脚的?我以后还是自己编吧。”

蓝曦臣立马把手上本就不快的动作变得更加温柔:“是蓝涣手上没轻重,晚吟莫怪。”


啊!今天又是为曦澄美好的爱情哭泣的一天!





翌日,便是我正式启程回中原的日子。临行前,江澄别别扭扭的扔给我一个小盒子,嗯?有点眼熟啊。。


江澄开了金口:“你不是很早就想要云梦的清心铃了么?一直没给你,你要离开了就给你个库存做纪念吧,反正最近也没新入门的弟子。”澄澄,我就喜欢你这嘴毒心正直的样子。


末了,江澄偷偷加了一句:“把这清心铃一定要和蓝曦臣给的抹额放一块,知道了没?”


“哇!舅舅你的私心真的好幼稚哦!”一旁的金凌露出偷听到舅舅讲话的得意,殊不知下一秒就要被追着用紫电抽断腿。才转身的功夫就听见从后山传来主母咆哮的声音:“蓝思追,你再护着他,我让你进不了莲花坞的门。”





这边蓝曦臣才是正经宗主的模样:“栗姑娘多保重,师徒一场,若想回来,云深不知处和莲花坞随时欢迎你。”我心里吐槽自己其实根本就没从你那里学到东西,只知道磕你和江澄的糖了。蓝曦臣则一脸比我还着急的样子道:“我忙着去追晚吟呢,你快趁天亮赶路吧。”说完便急匆匆去了后山,我汗颜行礼拜别了蓝曦臣,心里可惜了没能和景仪道别。


正可惜着下了山。看见几个身着聂氏家袍的弟子在山脚歇息。我疑惑开口:“你们这是要去云深不知处?”

那领头的一人回答:“这位道友,我等清河聂氏弟子,来请蓝宗主,蓝氏主母去参加聂氏的相亲大会,无奈我等连夜御剑奔波,行至此地迷了路,可否请姑娘指路?”



我立刻揪出了重点,一脸不敢相信道:“聂宗主要相亲?怎么回事?那霖川杨氏的小姐呢?”

那人回答:“姑娘有所不知,宗主和那杨小姐本就不是情投意合,而是杨夫人硬要主持这门婚事。宗主本考虑着世家政治联姻不好推脱,谁知宗主近日每天都时而桃花满面,时而愁眉不展。昨天终于一纸书信送去霖川,辞了这门婚事。我们想来,大概是宗主遇到心怡的人了吧。”


我继续追问:“所以就要去相亲了?”他笑道:“与其说是相亲,不如说像是在找某个人。”

我不解,那人看了看我头上未摘的云纹抹额,露出欣喜的表情道:“姑娘也许能帮上忙,宗主要找的人就在云深不知处。这不,让我们请蓝宗主蓝主母帮忙。宗主说了,他的标准是姑苏蓝氏的男孩子,二九年华,修为不高不低,洒脱活波,能说敢说,还有还有,他的抹额得带流苏吊坠。姑娘可见过这个人?”



我突然想起前几日景仪生辰时聂怀桑送的流苏吊坠,原来是被私心用作定情信物。我不禁咋舌,给他们指了条路:“从这往北走,然后上山就到了!诶,记住得仔细点,云深不知处有位闭关的弟子,完全符合这个标准。”


说罢,我们拜别了对方,趁着气温未高,朝着两个方向走去。


(全文完)


*本来想写到曦澄成亲就完结了,结果干脆决定把副线也发展一下叭,完结撒花。


*我很菜的,谢谢谢谢各位读者的喜欢和小蓝手,大家才是我产粮的动力!曦澄女孩,魔道女孩都是最可爱的!


*快要开学了!要好好的去过自己的大学时光,请大家也在各自的领域加油吧!


*今天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开心!希望以后的大家都很幸运!


*然而我的新坑还没想好什么名字(起名废的哭泣。)欢迎大家来微博找我玩,来交流下?微博不更文,但我冲浪!!新浪微博@ Bangbi呐


【曦澄】一个小段子

*取材自我亲身路过的现场。。

*今天突然和我弟弟讲起来,我都快笑成骰子了。

蓝曦臣和江澄就读的高中在周六有一节课的开放时间,

蓝曦臣会被江澄拉去网吧,蓝曦臣也乐意不回家吃晚饭,来陪江澄玩一个半小时的游戏。

这周放学铃打过,两人像往常一样去占机位,

江澄坐在蓝曦臣的后座,

不知是心急或是客观原因,

觉得今天蓝曦臣骑的电车车异常的慢。

江澄肠子直嘴又毒,

直接从后座站起来,

朝着蓝曦臣耳边吼:“快点儿啊!你车车和你人一样虚!”

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

从旁边经过的同学都忘记了抢占机位的急切,纷纷投来肃然起敬的目光。

事后采访,众现场路人表示“我们好像明白了什么。。。”

开了个新坑,
大纲列好啦!!
(字太丑,打上码)🙊😂😂

是撒,我就是那个三心二意的弟兄伙!🙈

拍了做作的照片,
快要开学了,和发小过年见啦!😩

饭圈底层鸽手尽量尽量写精致!😅

【曦澄】助攻请交给我叭(九)

*昨天景仪生日,生病了没赶上更文,今天抓紧补上。。


*大家可以去微博找我玩,新浪微博@ Bangbi呐。微博不发文,但是我冲浪😂😂


*没有哪个写手比我这辣鸡掉粉快了!(卑微)😅😅🙃



上次玩笑开大被景仪揍了个半死后,我已经近一周看见景仪都躲着走了,现在我发现我又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大问题。


在藏书阁找到正整理书籍的思追后,我左右看看确认没人在时这才直起了腰问:“思追,景仪没在生我气了叭?”思追把手中书籍放下,投来一个无奈的眼神道:“谁让你上次造谣宗主和主母是他双亲的?这下,不仅整的双方尴尬,景仪也被罚抄了家规,估计在没抄完那五十遍之前,景仪还是在记仇中呢。”


我又慌又失望的“啊~”了一声,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,颓废的自言自语:“要不我去帮景仪抄家规好了。。。”思追阻止道:“不可,宗主识得每位弟子的字迹,投机取巧者反而会得到更严厉的惩罚。”听到这些,我当场就自闭了。。。。


待思追整理好,出了藏书阁,我才别扭的开口问:“思追,你们男生都希望收到什么东西啊?”思追闻言露出疑惑的眼神,随即舒展眉头像是想到什么答案似的,语气中带着难以置信:“难道你,心悦景仪?”我。。。。是因为过几天是景仪的生日啊!思追你且住口,否则那个清河拿剧本的会把我给写死的。


等等,说到聂怀桑,,,我眼珠一转想到的什么,表情由凝重变成了滑稽??转头向思追狡猾一笑:“思追兄,借你传送符一用!”


景仪生日当天我听了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金凌大小姐的建议,给景仪做生日宴。。。金宗主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,说是生日宴我最多就多给整几个荤菜。想着平时老爸教给我的做饭技巧我朝着寒室走去,毕竟我得让宗主知道今天可能会是黑暗料理。


行至寒室门口,我下意识的听听里面的动静,不过今日的打情骂俏换成了主母的怒语相向。


“说,蓝曦臣,蓝景仪到底是不是你当年和哪家仙子的私生子?偷偷的养在云深不知处这么多年?”


“晚吟,误会不是都解开了么?思追也说过是他们的笑谈之语。”


隐约之间好像看到了紫电的光,我戳开窗纸一个洞,果不其然是江澄已经拿了紫电与蓝曦臣对峙,这得气到什么程度啊?紫电都拿出来了?!


江澄脸色微红,恼道:“越想蓝友栗说的越有道理,反而觉得景仪确实有几分像你。”说着又扯掉了头上的主母抹额扔给蓝曦臣:“这东西你还是留着送命定之人吧!”


蓝曦臣接过突然扔来的抹额,笑着上前安抚江澄的情绪:“命定之人不就在眼前?蓝涣明白的,听到自己心上人的风流谣言,即使知道是假的也会心中气恼。”江澄没有回答,慢慢的,默默收了紫电鞭。


蓝曦臣帮江澄重新把抹额系在额头上,又从后环住江澄的腰抱住他,下巴抵在江澄肩头,吐着热气道:“抹额不可再赌气摘下,好吗?主母大人。”我正听的鸡皮疙瘩掉一地时。宗主提高声音朝门窗处说道:“既然来了就进来说话吧,再戳寒室的窗纸都能直接掉下来了,栗姑娘。”


宗主,请别一脸温润的吐槽好吗?你会ooc的!我这时候进去才是真的没眼色吧!


晚饭时,待景仪坐上餐席,我挪到景仪身旁,带着讨好意味:“景仪兄,还在生我气啊?今天这些菜可都是我整个下午都在忙活才准备好的,大寿星生辰快乐,可别生气了!”景仪翻了个白眼给我道:“行了行了,谁都像你一样记仇么?”金凌在一旁嗤笑一声:“某些人真是太幼稚了,人前装大度,不知道谁在抄家规的时候还跟我说蓝友栗的坏话。”话的意思全在浅层,听的景仪脸一阵泛红。


景仪怼道:“金宗主整日往云深不知处跑,真的没问题么?”金凌双手环在胸前,自然也不是吃素的:“金陵台我小叔叔会帮我照理,我偶尔来云深不知处看舅舅怎么了?”景仪立马回了句让在场人都语塞的话:“主母是名正言顺嫁过来的,就是云深不知处的人,怎么?大小姐整日待着云深不知处,也想嫁过来?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有出息!有景仪在都不用我助攻了啊!


一旁帮忙布置碗筷的思追听后耳根微红,轻咳一声掩饰尴尬,转头去看金凌的反应。金凌神色不自然的吵道:“你胡说什么?!”景仪吐吐舌头,得意道:“在姑苏,还没人能与我讲道理呢!”


“讲什么道理?可否说来与聂某人听听?”门外徒然响起的声音吸引了全数弟子的目光,发现来人是聂宗主后皆起身行礼。聂怀桑收了折扇,回了礼走到寿星席前,挂着让人猜不透的笑:“景仪,生辰快乐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过是个软糯糯叫我大大的小孩,如今已将近弱冠,来去匆忙,备了清河的玉坠流苏,恰可以装饰在抹额尾,景仪莫要嫌弃。”


景仪接过聂怀桑身后家仆递来的精致盒子,轻声说:“景仪怎会嫌弃,多谢聂宗主。”思追上前行礼道:“不知聂宗主到访,我已告知宗主与主母,请聂宗主随我入上席。”聂怀桑开口:“前几日收到了传送符,被告知景仪生辰请我来庆生,我看符上带云纹,想必是蓝家人传来的。怎么?不是曦臣哥哥传给我的么?”


思追这才想起来我前两日找他要传送符,明白了我的目的,便一脸看破不说破的作罢。


蓝曦臣挽着江澄入席,我多嘴问江澄:“主母,为景仪备了什么礼物么?”江澄黑着脸从袖中取出一小盒道:“云梦清心铃”蓝曦臣汗颜:“晚吟,都说这个不合适了,还是坚持要送么?”


闻言我同样一脸黑线,谁不知道这云梦清心铃与云纹抹额意义相似,这送出去,是真把景仪当亲儿子养了啊?!但是我哪里敢说话啊,你们夫夫俩商量吧!


本以为秘密请来聂宗主景仪会很高兴,现在看来适得其反,景仪仿佛对桌上的鸡腿都失了兴趣,一脸不自然的坐在席上,不时瞄两眼上席的聂怀桑。不应该啊,你们男生都这么隐晦么?我偷偷低声问道:“姑苏最靓的仔,你看起来不太开心。聂宗主来不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么?”


景仪难得叹气,像是自言自语:“不是,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心,明明心跳很快,但我又不敢太开心。”我挠头疑惑,他继续说:“我觉得他太优秀了,我什么都不拔尖,修为品行样样拿不出手,根本不配喜欢聂宗主。”


我一时语塞,想着该怎么劝说让眼前这孩子乐观自信一点。想来你们这些仙门寻道侣明明可以不看这么多俗世的吧?我也深知喜欢一个人第一反应就是自卑,看来用在男生身上也同样。

(TBC)


(天呐我在写什么?!我在想这条线be还是he啊?小辣鸡发言。。)


我,,在,,考虑,,
产篇虐的曦澄粮,
(我已经把大纲列好了,诶嘿嘿嘿嘿)
拖延症少女真让人想打。(我打我自己)
😥😥

翻了翻自己初一在XXX文网连载的同人文,我就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自己太幼稚了吧!完全就是小段子,小学生作文的感觉。
那时候粉的同人现在还在粉,专一的我!🤔🤔(居然还有几千的收藏量,比现在混的还好?!?!)

已经销毁删除完了!😅(过于辣眼睛)

最近种草了套汉服,想买。但因为是套头坦领的,争议比较大,还要等一个月的工期,有点犹豫要不要下单。。。。。不过(我觉得)真的好好看,重要的是便宜啊!(贫穷的无能呐喊!)

发现拍了图都忍不住往lofter上发一下,

(绝对不是自恋!反而还有点自卑!😟)

果然沉浸在自己的小宇宙最开心啦!

快开学叭!我有一..期待我的大学生活!
😉😉😉😉😉

超尴尬的事出现啦!

被朋友发现自己写同人文了怎么办?

还写的巨降智!

太太太太羞耻了!

不该暴露自己的!哭泣(´;︵;`)

中二病属性藏不住啦!😩😩

【刺七 柒十三】前生书(七)

*完结篇!!


*最近柒十三这么冷的么?大家一起等第二季  叭(欸?说ji 不能加  ba!)


*接上正片剧情了,原台词我还是对着b站边看边码上的。(菜!)



    若说最近让首领头疼的事,大概数这首席刺客了。代号柒的少年二九年华登顶,如今已执行任务一年有余。按理说正是得首领信任之时,可惜被首领发现了缺陷。


  当首领警告阿柒若再在执行任务时掺和旁人刺杀,定废他首席之位时,阿柒只回答:“行事随从我心”,如此,便又引得首领不满。


公元2016年,玄武国刺客首领以正国风为由,先后灭武学世家几千名修士,仅余寥寥妇孺在逃,首领发布追杀令,有叛乱嫌疑的世家家眷,一律斩杀不留。


阿柒见众前辈劝说首领无果,便上瞭望台直面首领,跪礼道:“不可,无辜!”首领摇头,径直走去观察此刻战况。两人皆是沉默。


首领开口道:“柒,你做首席多久了?”柒还未回答,首领又像自言自语道:“一年了吧。。。我本应最信任于你,可惜,你没有做刺客的觉悟。”首领撇下仍在行跪礼的柒,欲离开瞭望台。柒出声留住首领,道:“阿柒执迷不悟,坐上首席之位初心是一位姑娘,她于阿柒有救命之恩,阿柒本知此想法与动情皆为荒唐,但也同样是这位姑娘教给阿柒,去做自认为对的事。”


首领冷哼道:“愚昧无知”,身后跪礼的阿柒已起身,双眸微红,腰间千仞,向首领作揖道:“多谢首领知遇之恩,恕阿柒忤逆!”语罢,便转身前往西南角动乱之地。首领没有留人之意,叹息道随他去。


阿柒出手救下数名妇孺,被攻击的刺客只觉气恼,怒道:“首席,我等奉首领命令追杀叛乱余党,你出手让我们很难办。”阿柒抹去脸上血痕,只道:“无辜之人。”对面刺客举剑吼道:“奉命行事,何来无辜之说!首席已叛变,莫怪吾等无礼。”。。。


。。。。。


阿柒刺伤那几名刺客,救下眼前这名女子,正欲离开,又被身后低低的声音留住:“请等一下,首席,求你救我离开,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。”阿柒本无意停留,但听到那句“帮你做任何事”又有点动心。


女子身着白衣,持一柄唐刀,紫发遮住了煞白的脸,但她仍捂着肩上伤口,坐起来道:“我本官宦家族,于玄武国的历史与人文颇为了解,想来可否有帮助首席?”阿柒回头,蹲下道:“帮我寻一人”。


按照白衣女子的引领,需要至玄武国后山才可寻得那姑娘住处。已杀至玄武国边境,阿柒却发觉自己猛然被拽进一间废弃房屋,可以感觉到来人修为不低,阿柒正欲御动千仞,捂住自己嘴的人突然出声道:“阿柒,是我!”


阿柒听得此人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放下运功的手,转头道:“雲九哥!”雲九此时佩戴抹额,刺客装束,眉宇间有些许怒意,看了眼阿柒身旁的白衣女子,


低声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救这女人?你这是要跟整个刺客联盟为敌,你想清楚了吗?首领已经下了格杀令,现在所有刺客都在追捕你。”


阿柒只答:“她能帮我找到那位姑娘,我这一次,必定被废首席之位,这是我唯一寻人的机会了。”雲九伸手拽住阿柒衣领,吼道:“不可信!人人自危之时,何来如此巧合?”阿柒不言,雲九深知这相思之苦,片刻,松了手,背对着阿柒道:“从这里向南去,过一座石桥,那里是玄武国后山,你们逃出玄武国去,去任何地方都好,别再回来”  阿柒征了一下,问:“雲九哥,你。。。。”


雲九兀自往屋外走,回头道:“追捕你的人,我替你挡,能撑多久我也不知道,不过若是抵挡不住,我会把所有罪名安到你头上,所以,你没有回头路,懂吗?”阿柒心下动摇,随后咬牙,放下千仞行跪礼道:“雲九哥对阿柒,有救命,养育,引导,知遇之恩。阿柒不知是否有机会再与您相遇,阿柒早已把您当做家人与长辈,阿柒在此,拜别兄长!”


待阿柒带那女子走远,雲九正正抹额,见追捕者已赶来,快步提刀拦下,刀刃相接间,雲九心想:“怎么可能把罪名都安给你,如果我拦不住,只好陪你这笨蛋首席一起死啦。”


阿柒逃至石桥,白衣女子面露喜色道:“首席,过了这座山,就可以寻得你说的那姑娘练武之地,我们也安全了。”语毕,身后徒然响起凌厉的声音:“亡命之徒,休得放肆!”


阿柒心叫不好,转身看到六名刺客已追至身后不过百米之地。阿柒拔了千仞做防御状,众人识得魔刀千仞,自知身手不如,均怯于上前迎战。阿柒身有战损,但仍面不改色道:“我今天就要带她走,我看谁敢拦我!”


众人面面相觑,虽是人多势众,但真正和首席对上无论如何是不敢保证胜率的。气氛正僵持不下之时,柒猛然感觉从背部传来的刺痛蔓延至全身,低头去看时胸口突出的半截刀刃已被染红。刀刃随即被拔出,行刺之人收了刀,闪立在了一边。阿柒不用回头便知是谁的暗刀。


自己信错了人。。。


偏知不相识之人不可轻信,偏偏自己又不肯放弃寻得那姑娘的一点点机会。。


怨不得,怨不得,


痴心人本不可救赎,


何况是自己已失了刺客信仰,


抱歉,在下柒本俗人,控制不住年少的心动


阿柒用千仞勉强撑住身体,喘息间恍惚闻得对手的刺耳怂恿道:“首席已重伤,拿下他!拿下叛盟之徒!”阿柒咬牙强行运功,一时间接近子时的后山被紫光照的通亮,石桥被震碎,柒已做好必死的准备,他落入河中失去意识前,仍不觉后悔,只觉可惜,到最后,都没能再见到那姑娘一面,没能好好认识她,没能表达心悦之情,没有福分护她一世。


桥上八人皆落入桥下未名河中,流向不知名的地点。闹剧已是尾声,天亮之时,玄武国也和那河面一样,安静又暗藏漩涡。


来瞭望台的是一白发中年男子,他上前道:“人已死。落入未名河中不见尸首。”  首席把玩着手中的刀柄,听不出情绪道:“意料之中,可是真正听到时,总让人觉得可惜。”白发男子问道:“你用那白衣女子去试探阿柒的忠心,不是早已决定若生违背之心立刻斩草除根么?又何必假装可惜。”


首席回头道:“对啊,人是我安排试探的,可惜的是为了试探一个首席刺客,折损我多少人力。。”白发男子淡淡道:“毕竟是首席刺客,有必要。”


两人沉默一会儿,首领开口道:“再培养新人吧。我记得你有一爱徒?”白发男子回答道:“没错,她名梅花十三。”首领浅笑道:“她是个好苗子,可惜,把功利都放在出招上,又是女流之辈,心思缜密反倒成了缺陷。”


白发男子顿了顿,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道:“未知”首席疑惑:“嗯?”,白发男子离开瞭望台,淡淡道:“天道本未知,所以我亦未敢多言。”


后记1


杜家九公子近日回了世代经商的杜家,众人一听这少年心性,从小离家的九公子回来了,都想打听打听究竟怎么回事,无奈这杜家小公子回来不专心经商学习,反而喜欢到处听书喝茶,云游作画,怎么逍遥自在怎么来。


这日近午时,雲九在茶楼喝完一盏茶,只听那说书先生正讲首席刺客叛逃,为保自己心爱的叛乱之女,结果坠入未名河中,不知所踪之事。众人叹婉可惜之时,雲九出声道:“说书先生讲的故事精彩,只是未知事情原委,别乱了真实性才好。”


说完,留下一锭银子,“啪”的打开折扇,轻笑两声离开了茶楼。


后记2


鸡大保端着中药进了屋,捂着鼻子喊苦药味也苦。室内阿柒初醒,呆呆的坐在床上,小飞在一旁不出声的看着他,阿柒只是看着手中令牌,想不起任何事。


鸡大保见状开口道:“你个二五仔啊,想不起来就别想啦!日子还长,咱们从小玩到大,我自然是愿意照顾你的啊!先把伤养好再说吧。”


阿柒把令牌揣到卫衣兜里,接过了药,问道:“那我的名字是?”鸡大保一时语塞,又想起他令牌上印着“柒”这一大字,脑子飞快运转,脱口而出:“伍六七”三个字。大保看阿柒将信将疑,以为自己说谎会被揭穿,谁知眼前少年默念几遍名字后,给了自己一个明朗的笑容,笑道:“原来我叫伍六七,伍六七这名字,真好听。”


大保偷偷抹把汗,轻咳两声道:“要是伤养好了,就去找个赚钱的方法养自己吧,你大概也不记得以前是干什么的啦,这样,我们一起去卖牛杂吧。工资高,福利好,弹性上班时间,你说这么好的工作到哪里找呢。”阿柒把药饮尽,道:“都听你的。”


(全文完)


ps:馒头圆九的话


《前生书》系列终于肝完了!

现在再去翻前面的文,发现自己真是辣鸡文笔

小学生构图,框架也很雷,

也有想放弃这一系列,

不会画画,只会码小学生文,卑微。


但是终于,我给圆回来了⊙▽⊙


慢慢慢慢学习叭!每天进步一点点,


以上,便是对《刺七》前传的脑洞,


看完《前生书》就可以再去刷一遍《刺七》啦!剧情接上,当然,前提是觉得这个脑洞蛮能接上正片的。


第二季快上吧!电影也快安排一下!


【曦澄】助攻请交给我叭(八)



帮宗主送完公务文书回来的路上,我在后山发现了戳蚂蚁的景仪。


“嘿,景仪兄,昨天晚上榴莲酥没吃完就走了。思追还特意给你留了两块呢。”我上前开口道。景仪没有回答,只是继续着手上的动作。


看得出景仪情绪不大对,我正不知怎么劝人,思追和金凌也发现了景仪,朝这边走过来,手上还拿着装榴莲酥的小篮子。


金凌嘲笑道:“某些人还说我大小姐,我看你这会儿更像个大姑娘呢。”景仪微恼:“你说什么?!”趁金凌还没和景仪打起来,思追立刻出声阻拦:“景仪,小心吵到宗主,又要罚你抄家规啦。”


不愧是家规警告,景仪立刻安静下来,呆了几秒后再次回到原地戳蚂蚁去了。看气氛又冷了下来,我上前假装神秘道:“景仪,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啊?”景仪慵懒应付:“什么?”我凑近一点道:“你怀疑你是宗主和主母的私生子。”


声音不低,但也仅仅够我们四人听到,除我胆大不怕死外,三人皆是见了鬼一样的震惊。金凌护舅心强,拔了岁华做砍我灭口状:“喂!你再瞎说,我打断你的腿!”我边求金凌放下剑一边往蓝思追身后躲,又急忙补充道:“你们先听我说完啊!!”


待三人略略平静,我抚抚衣襟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,继续开口道:“你有没有觉得,,,”景仪像是重新充满了活力,眼神里的光让我不得不继续胡说八道下去。“你有没有觉得,你的发型一半像宗主,一半像主母啊。。。”

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

。。。。。

好像,,说的太扯了。

金凌首先回过神来,毫不留情的嘲笑我一番并不忘加一句:“这是什么破理由啊!”景仪也一脸被耍了的表情,不再理会我。

倒是思追沉思一会儿,开口道:“也不无道理。”得,这次我也震惊了。


我汗颜道:“思追,,不用太在意我刚才的话的。”景仪白了我一眼,阻止思追乱想:“思追,这么傻的理由你都信啊!我这当事人都不信。”


思追正色道:“景仪,你想想,自我入门以来,被逐出师门的弟子有多少?”景仪想了一会儿道:“蓝老先生治学严谨,被逐出者不计其数。”思追点头认可,又继续开口道:“据我所知,被逐出者,数次违反家规者为多。但是景仪是从小便多次违反家规的人,宗主也只是罚你抄家规,并无逐出之意,可知。。。”


思追分析的一套一套的,我无法反驳,倒是金凌和景仪都是得知真相后的震惊是怎么回事啊?!我正支支吾吾解释是自己胡说的梗,还没开口,思追就看到魏无羡从旁边路过,叫他道:“魏前辈!”


景仪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中,眼角含泪道:“魏前辈,你能给我讲讲我爹娘的故事么?我想算算我是什么时候有的。”魏无羡咬了一口刚从兔子嘴里抢来的胡萝卜,疑惑开口道:“你爹娘?我好像并不认识啊。”我急忙捂住景仪的嘴,解释道:“他的意思是,宗主和主母!!敬爱为大,敬爱为大。”


魏无羡想了想,掏了掏耳朵道:“师妹和蓝大哥么?大概是从我们十五岁来姑苏求学的时候吧。”我们四脸震惊道:“这么早?”魏无羡倒是平静:“大惊小怪!那个时候蓝大哥年及弱冠,蓝老头给他安排相亲,可把师妹给着急坏了,,,”


魏无羡吃完胡萝卜又看到思追手里还拿着榴莲酥,轻咳两声提示着,思追刚想说是留给景仪的,就被景仪本人抢去贿赂这个“知情人”了。


魏无羡满足,继续说道:“然后啊,蓝大哥自然不能让蓝老头那古板知道自己心悦江澄啊,就说已有心上人了。结果,被我们传开后,又把师妹给急坏了,哈哈哈哈哈哈”我。。。。。。魏无羡一脸得意道:“后来,江澄让我去打听蓝大哥的口风,蓝大哥怕我多嘴,只说心上人是云梦弟子,结果,,师妹以为大哥喜欢的是我,一个月不让我喝莲藕排骨汤。。他们两个人也是绝,师妹羞于蓝大哥知道自己对他有意思,蓝大哥暗送秋波也怕师妹不答应,两个人硬是互相暗恋十几年才表白了心意。”


听完这些,景仪表面沉着的理了理思路,默默道:“那按年龄算,也不会是近几年才有了我啊。难道是,,仙门世家的豪门虐恋,我是意外的结果?!”景仪这脑洞也太大了吧。。。。魏无羡拍拍神神叨叨的景仪,把榴莲酥还给景仪,耸肩道:“好像是阿苑留给你的,我就不夺人所爱了。”


魏无羡只觉余光扫到一角白衣,开口喊:“二哥哥,你在找我么?”谁知来人并不是蓝忘机,而是处理完公务来后山散步的蓝曦臣,右手牵着同样一身白衣的江澄,江澄此时配了云纹抹额,出自蓝宗主之手的蓝氏主母服把江澄衬出飘飘仙气。


当然,如果江澄不开口骂人的话。。。


“魏无羡,当着孩子的面乱讲什么呢?”江澄做着与家袍仙气不符的盛怒表情,脸上还飞起一抹红晕。魏无羡汗颜道:“被你们主母发现了,我先撤啦!”说着便撒腿向静室跑去。江澄再次炸毛道:“魏无羡!!云深不知处禁疾行,再有下次罚抄家规!”


江澄扶额,蓝曦臣挽住江澄,笑道:“想不到,晚吟还有这样一段少女怀春的往事,为夫还以为那时尚未得到晚吟的芳心呢。”江澄推开蓝曦臣的手道:“蓝宗主,当着弟子的面请雅正。还有,我没怀疑过你喜欢魏无羡,更没因为你疑似喜欢魏无羡而不安过,,,没有!!”


蓝曦臣像是早就了解到自家道侣的傲娇脾气及潜台词,不再多言,仅仅牵住眼前人衣袖中的手,确认的话也没有必要说了。两人皆心知肚明。


我们正感叹欣赏着这一对儿璧人,只觉得身后的景仪猛然起身,飞奔略过我们身边,奔向沐浴爱河的两人面前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,眼角带泪喊到:“爹!娘!受不孝子三拜!!”


蓝曦臣:。。。。。

江澄:“。。。。你私生子?”

蓝曦臣:“。。。不是啊,晚吟,我不知道。。。”



宗主主母你们聊,我好像得先走(溜)了。